image

《新喜常乐》,灵感源自文人画的琉璃艺术。
白石老人返璞归真,他的绘画,将“繁”与“简”互换呈现——
纷繁的事与物,不求形似,粗笔写意,始终万变不离一个“情”字;
对世间万物,特别是生活里的细微寻常,常怀仁爱眷恋之情。
知足得常乐,平淡见天真,
琉璃撷取白石老人笔下最朴质可爱的柿子、石榴与荔枝,
寄其情,而塑其形;赋其境,而写其意。
当齐白石的笔墨逸趣遇见琉璃生活美学,恬澹日常亦有诗意盎然。

将荔枝的美好寓意一以贯之


齐白石喜爱这样的钤印“大吉大利”,
在他的荔枝图画作中,
常写有“富翁”两字,
因为“荔”与“利”谐音,
寓意着“吉利”、 “富贵”。

在《吉利万千》中,琉璃工房以精准的琉璃定色技法,
使嫣红与翠色在1400°高温熔炉下,热烈演绎齐白石的墨笔晕染。
不规则器型与朴拙用色相辅相成,还原手作质感与温度。
光影下,犹如一个盛满荔枝的果篮,
雅藏者可于器内花艺、蓄物,
应了这蜜蜜甜甜的好时节。

拥有一个“怪才”朋友


白石老人常画石榴,浓墨的笔触,
简练点染,形成果皮的自然凹凸;
枝叶疏密伸展,硕大的石榴绽露晶莹果粒儿;
据说白石老人最爱画的这些蔬果,
都是他从小就种过、吃过的。

设计概念将白石老人文人画的“真”与“怪”巧妙连结,
作品以“拟人化”,让三颗朴拙形态的石榴堆叠、扭曲……
似8非8,似葫芦非葫芦,
再摆出一个石榴的标志性“开口笑”,
玩乐演绎满腹才气藏不住。
设计上,如同齐白石挥墨般的简练点染,
作品去其雕饰,保留了表面的肌理感,
以清爽渐变的黄绿色流纹,连成水墨晕染的一瞬,
摆放在案几、明窗处,
观者可跟随想象,自由穿梭在光影世界的变化中。

“富”与“善”都在这里


《新喜》又作“新禧”,
万物生长, 生生不息。
这件作品表现出大地循环再生的力量:
每一天, 每一个时刻, 都会不同,
都会有新的变化或喜悦发生。

树根咬定大地不放松,柿子树向上生长勃发生命力。
在设计上以同心圆展示着大自然不止息的意象,镂空为作品带来“呼吸感”;
圆的表面浅浮雕宋代水纹图案,一浪接一浪,有着财富、吉祥、降火等寓意;
同时,树与水的和谐相生,寄寓风调雨顺,水纹象征的形态万千也蕴含着东方哲学观: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作品可爱之处在于营造一种自然中柿子的生长状态,
那种硕果累累,大自然生长的美感,
看似不刻意,实际却是运用脱蜡铸造的技法,
才能全方位地展示立体雕塑,
更能镂空的极致工艺。

花气养人气


经由插花者的巧思经营,花与器和谐共生,
行气充满于室,进而提升空间美学与氛围。
琉璃花器不同于陶器、瓷器。
琉璃材质独特的澄澈透光,打造印象派绘画般光影动感,
让空间明亮之余也能随时转换心情。

四大雅事:闻香、挂画、点茶、插花,
即透过嗅觉、视觉、味觉、触觉品味生活,
将日常生活提升到艺术境界。
春日漫漫,不妨通过插花“手动”增添一份仪式感,
令心情与空气都变得愈加清新美丽!




新 喜 常 乐


新新不停,日常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