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请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请注意,更换您的位置将会清除购物车中的所有作品。

登入

拥有琉璃账号您将获得以下权利:

  • 保存您的心愿清单
  • 个性化您的推荐内容
  • 订单寄送追踪及退换货管理
登录 注册
(0)
心赏单
您的心赏单为空
购物袋(0)
购物袋
购物车为空
LIULI故事

我的生命学习

2018/03/07

杨惠姗三十年佛像艺术创作/序二 杨惠姗

1985年,杨惠姗凭借张毅导演作品《我这样过了一生》,再度荣获金马奖最佳女主角。

“学习”两个字,我年轻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在学校里,也不专心念书,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专心念书。

有了机会演电影,心想一定比念书有趣,就开始演戏了。 表演,是我的人生第一个学习经验。

我在电影工作了十一年,拍了一百二十四部电影,不包括电视连续剧。

我从那种开始想逃走的想法,改变成“我努力去抓住每一个机会学习”。

我争取不同的角色;我演过:不良少女、日本忍者、黑社会头目、性感的杀手、赌场的老千、数不完的角色,很多别人不要的角色。我不用替身,亲自演武打动作,亲自演很危险的动作戏,譬如:从高楼,十多层楼上跳下来。

刚开始,我没有那么有名,但是,因为,我愿意尝试,愿意学,也真心地学,所以我学得很快,因为,学得到东西,我自己就兴趣愈大,工作对我,变成一种很开心的事,而且,毫无任何勉强,任何虚假。

我在台湾的电影,变得非常有名,有一段时间,我在同一时间里,我同时演二十二部电影。“杨惠姗”的名字,就是一部电影卖座的保证。“杨惠姗”的名字,就是很多收入,就是票房,就是钱。

提供一个笑话,台湾那时候,有很多夜总会,我如果愿意去表演,唱一首歌,我可以收入两百万台币,当时,等于五万美金。虽然,我自己觉得我歌唱得不太好,太糟糕了。

我回头说:因为,我很受到台湾电影观众欢迎,我有接不完的电影。每天,有电影公司的人到家里,等着我签约,我必须给大家面子,不能拒绝,如果,我拒绝,有人要自杀,要跳楼。因为他已经收了别人的钱,收了东南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的钱,他已经承诺了:他要拍的电影里有杨惠姗。

因为,太多电影要拍,我在那一段时间里,我没有时间回家睡觉,我买了新房子,我没有时间在新房子里睡觉,因为我每天睡在片场的布景里,睡在坟场里 — 当然,是睡在我的车上。

我的车上,后车厢,全是戏服,道具,还有牙刷、牙膏。我赚了很多钱,我直到今天也不知道一共有多少钱,因为,我没有时间去花它。

有一次,我到新加坡参加一个表演,住在旅馆里,睡醒之后,因为还有一点时间,就到楼下去买东西,看见有一家YSL的店,就走进去,因为我有一点时间,我在YSL,差不多花了八万美金,我差不多买光了整个店,我既不觉得贵,也不觉得便宜。

我今天回想起来,这样的电影工作的学习,其实,是一种盲目,一种偏执,一种生命的错误。我除了电影的学习,一种很狭隘的学习之外,我是生命一片空白。

我从一个电影里的角色—通常是非常平板,典型的商业目的化的角色,转换到另一个角色,它们没有带给我任何人生的思考,反省。但是,我的生命一点一点消失,因为,时间岁月一点一点消失。

这是我今天回想起来,对我拍了一百二十四部电影,我并不觉得很骄傲的原因。因为,我只是完成了一百二十多个角色,但是,今天多数的角色,我根本不记得了。

张毅原有妻子,女儿,我又有一些情感上的波折,我们在一起,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很痛苦,我和张毅是媒体的头条新闻。对我而言,这是我一生最大的创伤,但是,他同时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学习,这些所谓“情感”,或者是“爱”是让一个人生命深刻,最大的磨练。一般而言,也是每一个人都经历过,也明白的。

但是,在中文里,“深刻”,字义上的意思是,“深深”的,“切”,切割,用锐器去刻,去刮。磨练,是在“石头上磨”,用铁锤去捶击,再放进火里去烧。

这个描述里,基本的意义,都是“煎熬”“很痛的”“承受”“打击”“挫折”“严厉”的。它留下不能消失的痕迹,不能弥补的创伤,难过,歉疚。然后,你换来一个深刻的生命历程。

今天,当我回头去看,我虽然知道这是生命的学习的代价,必然的代价。但是,有一个疑问开始升起:“爱”,竟然在生命里,是一种不安,一种烦恼的开始。而且是,如此的不安,如此的烦恼。

离开电影,有很多原因,但是,对我而言,最大的原因,是我自己对生活的不安,电影拍了这么多年,我打开自己的心,发现我自己好浅,好薄,好无知,好没有主见。

我除了拍电影,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想知道。

当时,我三十四岁,我所有年轻的时光,全部卖给了电影。在电影里,我有多少机会说自己要说的话?我,作为一个女人,面对镜子,我觉得不安。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我?面对我的人生,我仍有几十年的生命,我要做什么?

选择一种创作工作,作为我后半生的人生事业,严格说起来,张毅是主要的引导人,规划人。

他的看法是,在电影,工作经验的积累,和你的工作可能不是正比。你年纪愈大,也努力地学习,你的思想愈深沉,你通常离市场愈远。因此,如果我们要用后半生去作一件事,一种可以积累学习的创作,成为张毅和我一起寻找的目标。

玻璃,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水晶玻璃,是因为这样的选择之下,决定的。

坦白说,我没有完整的答案。但是,一些在佛学里的说法,给了我一个方向。举个例子:在佛教里,药师琉璃光如来的本愿经里提到: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

有时候,我觉得这样的话,是完全对我说的。我不就是个每天和“玻璃”为伍的人么?但是,我真的透明了吗?如果,我真的明白那种“菩提”,是不是就脱离了疑惑?不再不安了?

佛教心经里反复地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它说的“空”,其实就是“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应该是一种“明白一切无常”的智慧。佛经里的观世音,观音,这个菩萨的本体,就是烦恼,就是不安,无论她呈现的“相”或者“面貌”是什么,她的本质是“空”。她只是这个“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观念在人间的相。

我承认,在这样的思想里,我找到了很大的安慰,学习很多。

本文选自杨惠姗于美国宝尔博物馆作品展开幕式演讲


1 人觉得很赞

分享给朋友

感谢您
您将用以下邮箱获取琉璃工房的最新资讯:

获取更多定制化内容包括特别活动和您身边的最新资讯
请提供以下信息
(非必填)
  • 称呼
    先生
    女士
    小姐
  • 生日
  • 手机号码
保存后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