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请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请注意,更换您的位置将会清除购物车中的所有作品。

登入

拥有琉璃账号您将获得以下权利:

  • 保存您的心愿清单
  • 个性化您的推荐内容
  • 订单寄送追踪及退换货管理
登录 注册
(0)
心赏单
您的心赏单为空
购物袋(0)
购物袋
购物车为空
LIULI故事

用Pate de verre光耀了上帝

2018/12/01

如果远远地看着,Francois Decorchemont的名字,只是十九世纪的一个法国Pate-de-verre的艺术家,他的辈分,在法国几乎就紧接在Henri Cro之后,然而在技法精进上,Decorchemont发展了无数独创的特色,尤其在“定色”这件事。想一想,在那个没有电的时代,遑论计算机温控,在高温阶段要控制玻璃粉融解而不流窜,是件辛苦的高难度工作。

Decorchemont就在Conches的小镇上出生,一生没有离开,他最后使用的窑炉,后来他的外孙Antoine Leperlier和Eitienne Leperlier全使用过。Antoine迄今仍在小镇上的小工作室工作着,他如今已经是国际知名的琉璃艺术家了。

这样的事,对我们而言,已经有点心有戚戚焉,三代的人,都在一个小小的镇上,生活着,那种指着一栋房子说:我就在这里出生。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安心的地方?难怪他们不太爱出国旅行,也没有人急着移民。小镇的气质,据说是很典型的诺曼底小镇,我们穿过小街,来到教堂,里面的窗上的玻璃才是我们的目的。


教堂内的镶嵌玻璃,一块一块都是Pate-de-verre,在光的照耀下,丰富的层次与色彩变化。

“他一直工作到92岁,最后仍然每天在床上画图,直到离世。” Antoine送来一张Decorchemont的亲手草稿给我。”教堂的窗户,远远看不出什么差异,仔细看才发现不同。

“他用Pate-de-verre烧出一块一块的造型,然后再把每块每块用柏油和水泥胶合起来。”仔细看那一块一块的玻璃,发现果然是Pate-de-verre,因为显然很厚,每一块色影层次极繁复,透光的深度也和一般教堂的镶嵌玻璃不同。

那么,也就是说是他一个人用一块一块铸造的玻璃,叙述了整个教堂的上帝的故事。

他用了多久的时间,Antoine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他曾祖父后来的时间全在做教堂的玻璃。不但做了自己出生地Conches的教堂的全部玻璃,还做了巴黎ST. OPELLE教堂。

在巴黎圣奥德烈教堂,Antoine指指玻璃构图上的一个人说:“那就是他自己。”谁?“Decorchemont自己,还有我们家的鸡和猫,还有我的母亲。”

突然想起敦煌佛窟里的供养人。

Conches小镇上传统式房屋,Antoine Leperlier出生的地方。

当我们想起用Pate-de-verre,生产更多的作品,扩大更大的市场,有人想的是用Pate-de-verre光耀上帝。

我们在Conches继续走着,怀疑镇上的人不到八百户,一家旅馆附着的餐厅,提供法国家常菜,小花、小几,自有独特的亲切和雅致。小镇的生活都有一种安逸的谦冲,树林和小溪兀自开展出一种辽阔的生活环境,教堂巍然而立,穿越了所有的时间流转,笃定不移。

天黑之后,所有的人回家,喝一点红酒,吃一点面包,大概没有人要看CNN吧?而星期天教堂钟声响起,他们进入教堂,坐着椅子,是两百年前祖祖辈辈坐的同一张椅子。他们的日子,保持着对生活纯朴的尊重,其余的心思,骄傲地探索着形而上的东西。


本文作者:张毅 琉璃艺术家、琉璃工房创始人
曾出刊于2007年6月《TMSK》月刊

0 人觉得很赞

分享给朋友

感谢您
您将用以下邮箱获取琉璃工房的最新资讯:

获取更多定制化内容包括特别活动和您身边的最新资讯
请提供以下信息
(非必填)
  • 称呼
    先生
    女士
    小姐
  • 生日
  • 手机号码
保存后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