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请选择您所在的区域。

请注意,更换您的位置将会清除购物车中的所有作品。

登入

拥有琉璃账号您将获得以下权利:

  • 保存您的心愿清单
  • 个性化您的推荐内容
  • 订单寄送追踪及退换货管理
登录 注册
(0)
心赏单
您的心赏单为空
购物袋(0)
购物袋
购物车为空
LIULI故事

莫问今生何如

2018/11/23

1998年结束。

当新世纪的概念一时间甚嚣尘上之时,杨惠姗完成了英国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院展览,上海博物馆展览,以及北京故宫博物院第二次展览。

面对所谓未来;或者所谓新世纪的展览,杨惠姗默然。

“杨惠姗 现代中国琉璃艺术展”展集。
出刊于1998年。

十一年来,琉璃工房的中国琉璃志业,能够在杨惠姗这一生成就什么,她应该已经了然于心。十一年来,以一个完全的行外人,散尽毕生积蓄,一手建立起整个琉璃创作和产业的技法基础。十一年来,在诸多的纷争议论里,一手撑起中国琉璃的旗帜。十一年来,独力举办台湾第一次大规模的国际现代琉璃艺术大展,争取所谓中国琉璃的国际认知和基础概念传播。杨惠姗已经知道所有的追求的过程,本身已是结果。

但是,杨惠姗仍然念兹在兹的是:河北省满城县的中山靖王刘胜墓里出土的耳杯若是现存的公元前二世纪的中国汉代的脱蜡铸造琉璃,二千年来,中国工艺美术,发生了什么问题?或者说,二千年来,中国发生了什么问题?

其次,十九世纪,法国Henri Cros,在他的一生之中,不断地探讨着透明材质,经过精确的脱蜡铸造(Cire-perdue)之后,以玻璃粉铸造(Pate-de-verre)或水晶粉铸造(Pate-de-Cristal)的形式,不断地尝试成为严肃雕塑范畴,他遭遇的问题是什么?举世崇敬的法国雕塑家罗丹(August Rodin)在他一生的作品中,仅仅留下一件以玻璃粉铸造的日本艺妓花子的面像,这是一个偶发的戏作,亦是他经过诸多尝试之后的仅存结果?

望着一件一件超大尺寸的作品,在大窑炉中烧结近五六十天之后,而告裂损,然后又一件一件地经过繁琐的工序,再送进窑炉烧结五、六十天,又告裂损,热情受到重挫,然而,梦想仍然炽热,今天的中国琉璃到底能不能在看得见的未来,为雕塑艺术提供什么样的可能?

材质和制作技法准确的问题,一定可以解决,正如1987年琉璃工房以一群亳无技法经验的工作群,在无预算界限的状态下,以尝试法(Trial & Errors)投下近七千五百万元新台币的研发成本,奠定了今天琉璃脱蜡铸造的产业基础。在现有的技法基础下,发展到大型雕塑的格局和尺寸,只是投资大小的问题,只是时日长久的问题。已经走过第一个十年的杨惠姗,有充分的信心面对这个现实挑战。

但是,无论是Pate-de-verre或者是中国琉璃脱蜡铸造法,这样的技法,杨惠姗自己预备说什么话?

能否 ─
“缓缓的柔光里  似悠悠醒自千年的大寐“
一如余光中先生的《白玉苦瓜》?

民族文化不能是包袱,不能是义和团。然而,在先天不足的文化教育基础里,如何期待中国琉璃呈现唐诗一般的现代中国文化特质。

杨惠姗再度默然。
1998年结束。

中国琉璃已经升起,结果已经不是今生所能期待,杨惠姗所能作的,是穷一生之力而为。因为,在她的心底,坚决地相信:只有文化才是尊严,──而这样迫切的期待,是下个世纪的中国人不需要的,因为,有人曾经为此努力过。

守得云开见月明。1998年。


0 人觉得很赞

分享给朋友

感谢您
您将用以下邮箱获取琉璃工房的最新资讯:

获取更多定制化内容包括特别活动和您身边的最新资讯
请提供以下信息
(非必填)
  • 称呼
    先生
    女士
    小姐
  • 生日
  • 手机号码
保存后关闭